风城纪事·取代

多少次我们以为自己的世界是唯一的,多少次我们领悟到他人的世界却可以和我们的一样丰满。可是这些之于我们又有多大的意义?

我们怕不怕自己被取代?猫做老虎的老师时,留了一手没教他上树。这个寓言极形象地刻画了对于被取代的恐惧。“彼可取而代之!”不可取代性,看来是建构身份的一条途径。联想物理中的对易性,在很多的操作下,一个特定元素的某些性质是无关紧要的,但是在另一些操作下,该元素的某些状态会影响操作的结果。例子包括手性等。又比如说取平方这个操作,其结果是不取决于输入的正负号的,也就是说,正号负号可以相互被取代。
Continue reading

风城纪事·偏见

“便使我千刀万剐,永劫不复,又有谁会在意呢?”我猜这句话应该符合一个抑郁患者的语气。

中心化的下一阶段,是与他者共同构成一个更大的中心,其核心前提在于相互的评价和影响。这种评价,即是这里所谓的“偏见”。最简单的偏见,当然是主体对主体自身的偏见。前述的弥赛亚态,就可以认为是一种自指的偏见。

Continue reading

风城纪事·中心

我常常迷惑, 偏见和思想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 如王小波所言: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黄金时代》)

这种唯我独尊的,弥赛亚式的自觉,大家大概都熟悉。在这种精神状态下,人是不会质疑自己的判断和选择的,让我们暂且称这种状态为“弥赛亚”态。与之比较流行的相关概念,大概是“中二”症侯,不过“中二”的贬义和偏见太强,就不直接拿来了。但是弥赛亚和中二的共同之处,就是自我的中心化(Centralisation)。这种中心化,不必是糟糕的,甚至可能是人极为基本的一种性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