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城纪事·取代

多少次我们以为自己的世界是唯一的,多少次我们领悟到他人的世界却可以和我们的一样丰满。可是这些之于我们又有多大的意义?

我们怕不怕自己被取代?猫做老虎的老师时,留了一手没教他上树。这个寓言极形象地刻画了对于被取代的恐惧。“彼可取而代之!”不可取代性,看来是建构身份的一条途径。联想物理中的对易性,在很多的操作下,一个特定元素的某些性质是无关紧要的,但是在另一些操作下,该元素的某些状态会影响操作的结果。例子包括手性等。又比如说取平方这个操作,其结果是不取决于输入的正负号的,也就是说,正号负号可以相互被取代。

用系统论的语言讲,不可取代性依赖于从某些输出反向传导来的约束,因为这个输出是依赖于某个特定性质的,所以这个性质是不可取代的。但是,这里讨论的不可取代性充其量只是一种约束条件,比如说一个数必须比一大比二小。为了更好地理解“取代”,我们设想有不同个体,在竞争一个联系/地位,这个地位对个体的某些性质提出了约束(通过前述的方式)。这个约束不一定是一成不变的,甚至可以任意复杂,也可以是其他元素的一个函数。

那么,对“被取代”的恐惧,首先要基于对该地位的愿望。在与该地位的交互中,个体可以猜测约束的具体形式,如果他判断其他个体也满足这个约束,那么即可理性推断自己被取代是可行的。为了不被取代,该个体必然寻求改变约束的形式,或者干涉取代的过程本身,暂不加展开。
考虑特殊情况:该个体如若判断其他个体和自己是完全相同的,则无法推算约束的形式,也就无法否定“取代”的可行性,也就很难避免恐惧。

一七年六月九日
失眠
于伦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