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城纪事·偏见

“便使我千刀万剐,永劫不复,又有谁会在意呢?”我猜这句话应该符合一个抑郁患者的语气。

中心化的下一阶段,是与他者共同构成一个更大的中心,其核心前提在于相互的评价和影响。这种评价,即是这里所谓的“偏见”。最简单的偏见,当然是主体对主体自身的偏见。前述的弥赛亚态,就可以认为是一种自指的偏见。

由于评价必然有一个发出者,因此评价不可避免地带有评价者的价值判断,我们由此可以推断所有评价都是一种偏见。偏见不必是负面的,这么命名主要是彰显其发出者。譬如,学生向黎曼请教积分的问题,黎曼随手甩了自己的论文给他,并且在多处复杂的推论处使用了“显然”、“易证”,但是每一个命题,实际上都需要一个专业数学家认真推导才能得出。由此可知,“易证”这个词是带有很强主观判断的。

虽然不是必然,但是弥赛亚态下的人常常对自己有着极大的偏见,

从执行的角度看,偏见是一种方向的度量——我们期望塑造或是消解某种偏见。与之相对的,是不以偏见为转移的行为,也就是前述的心流态——任何人的价值判断都与此时的行为无关,行为不再以偏见为导向,而是完全由人的潜意识和弥赛亚式的精神状态。这种基于自我的“无我”,源于偏见,但却又高于偏见。

譬如弹琴练习一首曲子,如若要考虑曲子的欣赏性,那么任何一个杂音都是不可接受的失误,但如若只是为了抒发脑海中的旋律,那么一两个杂音并不应该阻挠抒发的进程。可以看到,为了欣赏性的演奏是以偏见为导向的,而抒发性的演奏不以欣赏性为目标,而是尽可能完好地保存和表达灵感为目标,我们可以说,对灵感的保存,是一种“无我”的行为。尽管从长远看,可以猜测这隐含了“灵感是将具有欣赏性的”这种先验的信念,因而驱动了记录灵感的这个过程,但是我们也可以说对灵感的记录并不必导出“具有欣赏性”这个结果,所以记录灵感可以看成有一个独立动机的行为。这种动机在最开始可能依赖于偏见而存在,但是在偏见消失以后,这种动机找到了自己独立的意义。

前两天看了“动机在杭州”老师关于批判的讨论,他指出了人们习惯的用自己的框架来中和外部现象的习惯(“批判”),而不是放下成见去倾听,感受并尝试理解这个外部现象(“感应”)。显然的是,成见的存在允许将注意力导向最有价值的目标,简化了需要处理的信息,但是其副作用就是沟通质量的下降——倾诉者没有享受到被理解的快感,反而被倒打一耙而陷入了更加不利的境地——“你说的这些都很正常啊 ,发生在你身上也没什么不对的呀?你没有受到什么不公平嘛!”(简言之,你是自作自受)。我们可以尝试穷举倾诉的结果:

1.倾听者对倾诉者的叙述和归因表示理解并赞同。
2.倾听者对倾诉者的归因表示理解但不赞同
3.倾听者对倾诉者的归因表示不理解和不赞同
4.倾听者对倾诉者的归因表示不理解但是赞同

可以看到,倾诉的第一个要素是是否理解倾诉者的情感和逻辑,第二个是在道德层面上是否支持这种情感和逻辑。当然,不排除这种支持是暂时的,容易叛变的。

2017年6月4日
伦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