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签证,熵

想来我需要写一点成块的文章,光罗列点可不行,这样取出的永远是语义*的(semantic)碎片。

人的生命大概可以用轨迹(trajectory)来很好地描述,轨迹是经典物理的经典概念,考虑一个决定性的经典粒子,其轨迹可以完全被上一时刻的条件所预测。建模与预测,这是物理学的发源之地(天文学以预测为基石)。(另,量子力学对薛定谔方程的解释方法不能完全满足定域性,决定性,因果性。也就是说,不存在一个定域的,决定性的,因果的理论能介绍薛定谔方程(但是薛定谔方程不可能是“错”的)。)

讲讲今天签证的事儿吧,周五晚上本想打印一份学生证明,跑到办公室时却刚好到下班时间,有两位顾客走出门外我却忘记鼓起勇气冲进去麻烦工作人员。当他把门锁上时我知道已经晚了。签证的问题其实还不在这,等我认认真真准备了材料,跑到法签中心排完队,刚开始过第一关,前台就告诉我,由于两次入境国家不一样,且第一入境国不是法国,法签不能受理我的申请。她告诉我两个补救措施:1.去意大利领馆申请 2.把行程改成连续的 被吓懵的我选择了第二条路,跑到网咖里做了个伪(Pseudo)行程,花掉了25EUR+22EUR+(70EUR,可能还可以退)。还好网咖不远,环境也好,老板也有风度,倒让我有一种写论文的冲动(对比法签中心,简直人山人海,纸醉金迷,胆战心惊,人云亦云,气氛实在不对)。

说到底,申根签的审核就是个笑话,根据木桶原理,最短的那根板是限制因素(limiting process):最松的申根国家就贡献了最大的流量。申根的怪圈就在于,其他国家越严,签证过程价值就越高,于是木桶的短板就漏过更多的漏网之鱼。边境管制是一句空话,申根牺牲了安全性换取了流动性。但我最想吐槽的是,我想要老老实实申报真实行程,却遭到简简单单一句“不予受理”,最后虚报行程,反而顺风顺水。这使得我严重怀疑申根签证的逻辑——事实上,这种官僚体制会逼迫人们说假话,做假事。我今天突然理解了小时候经常看到的“办证”广告,那是因为在官僚体制的逻辑下,价值可以独立于真相存在——“我不在乎这句话是对是错,我只在乎这句话是谁说的。”

最近人好像变得越来越犹豫,一方面觉得自信的生活不应该游移,一方面为了最大化回报的期望又苦苦思索最优解。正如神经网络的Explore-Exploit难题,一方面需要最小化消耗函数,一方面又要考虑时间本身的价值,真是难上加难。其实回到轨迹的类比上来,哪会有什么最优解(尽管这回导致我会被学过优化的人们喷死)。隐性地说,人的决策是不可能找到一个最优解的,因为计算最优解的过程常常是一个停机程序/不可计算程序。身处动态的世界里,哪有什么不变的测度(尽管不变性是物理的一个基本直觉)。如果想要走到那条最为宽阔的坦途上(回报率最高),就必然要抛弃大量的计算资源,因而造成时间的流逝,然而时间一旦流逝,坦途的宽度就又得重新计算了,如此往复,好似会走上流数/微积分的思路,但我仍然不认为这个迭代操作会给出一个最优化的解。或者也可以这样说,最优解轨迹往往伴随着熵的降低,从玻尔兹曼热动力学的角度来讲,是极小概率的事件;若想要按照最优解行进,就必然需要耦合一个熵增/放热过程,以符合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约束。所以反过来推,就像测不准定律一样,人对自己的轨迹只能施加有限的约束,而不能保证绝对的服从,这和熵增定律是类似的。

当然也会有一些奇妙的情况,也就是不能用热力学第二定律理解的情况——复杂性的涌现。或者说,尽管在微观上人不可能完全约束自己的轨迹,整个世界的宏观轨迹却反而诡异的紧——约束并没有显得更少,或者说,大系统并不显现出缺乏约束的特质,而是反而显现出能被很好预测的轨迹,也就是说,一群被热二限制住的不能走最优轨迹的粒子,反而组成了一个总是走最优轨迹的系统。这种诡异的涌现特质,使得整个世界根本不可能陷入热寂。当然我们可以强调这个大系统以摄取能量/排出熵的代价降低了自己的熵(普利高津的结论),但这走的是隔离法的路线了(也是热学的经典直觉),但是我更想考虑这个熵的减少是不是耦合在了从微观映射到宏观这个过程本身,也就是说,是不是尺度的变化本身导致了熵的显变化?

最后让我们讨论一下隐性的(Implicit)含义,譬如我现在要写这篇文章,我会假设一个隐性的语境(比如中文就是一个隐性假设),在许许多多个隐性假设下,我才能够有效地传达一些信息。如果抛弃各个隐性假设,那么文章将变得不可接受的冗长,于是反推可得,隐性假设起到的是压缩信息的作用,这些被压缩的信息于是可以获得更快的传播速度,但同时也不再通用(Universal)。比如说一篇科研论文就会假设读者拥有相当多的储备知识,再比如政治喜剧会假设听众有一定的政治常识,再比如一篇假文凭/假行程会假设采信机构……是个傻逼。显然,假行程不是通用的,但是在官僚体制这个隐性假设下,它很有效地传达了递签者迫切的求签心态和端正的求签态度。“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也是一个道理,采用恰当的隐性假设,就能最大化信息的传输效率。

12/12/2016
圣瓶

*: 一些语义性陈述(Semantic Statements):

1.医生的无能令病人恼怒。

2. 回忆(Reflection)令人笑。

3. 梦是快乐的。

4.新西兰和机器人是遥远的过去。

5.过去是美的。

6.现在是混乱的。

7.回头是不可能的。

8. 少年是低熵的。

9. 纯洁是困难的。

10. 理想是碎的。

11. 理想是需要拼死拼活拼起来的。

12. 君子需要慎独。

13. 电脑不能过量。

14. 君子+电脑游戏=病毒

15. 数学是深奥的。

16. 数学是简单的。

17. 实验是主观的。

18. 模拟是耗脑的。

19. 胜利是不存在的。

20. 故事是需要整理的。

21. 人际鸿沟是深的。

22. 低级趣味不是低级的。